第四百一十五章 后果很严重

温碧莲得意非常的摆了摆手,表示不用说谢,随后就开始给小女孩处理伤口。
她熟练的放出了小女孩脚踝处的毒血,接着就拿起银环蛇的血清准备注入。
“温阿姨,你这也太草率了吧,小丫头的病因你都没弄清,你就这么武断的给她打解毒血清?”
林锋看不下去了,连忙上前出声制止:“你就不担心血清不对,不仅起不到解毒之效,反而还会加重病情吗?”
“林锋,你怎么说话的?怎么这么没大没小。”
龙千秋眼睛一瞪:“什么温阿姨王阿姨,就算你跟傲雪离婚了,你也应该叫她一声妈。”
林锋置若盲闻,又吐出一句:“我认真提醒你,千万不要乱用血清,不然后果很严重。”
“闭嘴!”
温碧莲闻言勃然大怒:“到底你是医生,还是我是医生?你一个半吊子的中医,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的诊断?”
“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还要多。”
“这伤口形状,一看就是银环蛇咬的,怎么不能注入银环蛇血清了?”
这时,龙千秋也点了点头:“以我多年的中医经验判断,这的确是银环蛇留下的伤口。”
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了,盯着林锋冷喝道:“你不懂就不要开腔。”
林锋没在意中年男人的态度,只是把实情说了出来:“她并不是被银环蛇咬的,而是被金环蛇咬的。”
金环蛇也可称之为金甲带、金包铁,是一种具前沟牙的剧毒蛇,与眼镜蛇、灰鼠蛇合称“三蛇”。
全身体背有黄环和黑环相间排列,两环宽窄大致相等,尾短圆钝。活动于平原、丘陵、山地丛林、塘边、溪沟边附近。
这家伙虽然性情温和,不会主动攻击人类,但咬上一口的致死率却堪比竹叶青。
“金环蛇?”
温碧莲闻言嗤之以鼻:“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吗?”
“就这地方,就这环境,哪来的金环蛇?”
林锋皱了皱眉头:“不管你信还是不信,她就是被金环蛇咬的。”
“赶紧闭嘴吧,千万别再说了,再说只会显得你更加无知。”
温碧莲更加蔑视林锋的医术:“你就在一旁等着看结果吧,只要我这一针血清下去,小丫头最多十五分钟就没事了。”
林锋再次提醒了一句:“你真的会耽误……”
“行了,小伙子,别再东说西说了,温院长这么资深的专家,比你这个半吊子医生厉害多了。”
中年男人实在忍不住吼了一声:
“你不懂就不要再乱说了,要是耽误了我女儿的治疗,小心我砸了你这医馆。”
说话间,他还对林锋狠狠的挥舞拳头,大有林锋再说话,他就胖揍林锋一顿架势。
温碧莲得意洋洋的瞥了林锋一眼,把血清注入小女孩静脉。
不过几分钟时间,小女孩的脸色肉眼可见少了三分紫青,苍白的嘴唇上也多了几分血色,看起来情况大有好转。
中年男人和一干病人纷纷鼓掌,给予温碧莲医术的肯定。
林锋却紧紧皱起了眉头,直愣愣的盯着小女孩不断起伏的心口。
他感觉有些不对劲,立刻伸手一握小女孩脉搏,脸色顿时巨变。
“你干什么?碰我女儿干什么?”
中年男人毫不客气一把打开林锋的手怒喝道:“你不要出什么幺蛾子,不然我要你好看。”
接着他又看了看温碧莲,神色有些着急:“温院长,这血清都打了,我女儿怎么还不醒呢?”
“别急,血清刚注射进去,不会那么快起效的,起码要等个十五分钟!”
温碧莲自信满满看了眼时间:“十五分钟之后如果起效了,到时候再注射一针就没事了!”
她瞥了林锋一眼:“如果我救回了小丫头,你就乖乖把倾城给我马上交出来……”
林锋没理会她,看着女孩越来越红润的面孔……
下一秒,他忽然转身快速冲出了医馆,直奔不远处公园厕所……
“看看,这就是所谓的济世斋名医吗?怎么心虚了?怕了?”
温碧莲看着林锋的背影,傲然一笑:“跟我温碧莲比医术,你还差得远,不吓死你算你命大……”
郝建仁和龙如花纷纷扬眉吐气。
“啊——”
然而,温碧莲话还没有说完,小女孩就身躯猛地一颤,手脚无意识胡乱晃动……
下一秒,直接喷出一口血……
整张小脸转眼间全变成紫青了。
岌岌可危!
温碧莲瞬间傻眼了……
中年男人也慌神了……
原本大有好转的小丫头,忽然之间口鼻喷血,面孔紫青一片,手脚还羊癫疯般不断抽搐晃动。
眼前的一幕,看起来就跟影视剧中被毒酒赐死的人如出一辙。
围观之人见状本能纷纷后撤,均担心自己被沾染到毒血,或是被小丫头抓伤中毒。
“温院长,你快瞧瞧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中年男人一边紧紧抓住女儿的手,一边向温碧莲焦急呼喊:“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呢?”
刚才明明都好了,怎么忽然之间又发作了呢?
“囡囡,囡囡……”
这时,医馆门口又呼啦一声冲进几个男女,小女孩的母亲和爷爷奶奶赶来了。
看到小女孩这副模样,母亲顿时哭天喊地,爷爷奶奶也老泪纵横,让医馆瞬间气氛变得更加紧张。
中年男人向温碧莲大喊道:“温院长,快救我女儿啊……”
温碧莲面色煞白,冷汗湿透背心,手脚打颤,心里慌乱不堪。
眼前这种情况,分明就是血清不对啊。
而且从小女孩症状判断,蛇毒已经产生恶变,很可能会顷刻间没命。
她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就不跟林锋赌气趟这浑水,或者让家属及时送医院抢救,那就不会有这祸事了。
“哇哇——”
就在这时,小女孩又张嘴喷出两口鲜血。
血液殷红的可怕。
小女孩身体虽然没有剧烈抽搐了,但却眼睛翻白,瞳孔放大,口吐白沫,心口也忽然剧烈起伏,显然出现了窒息。
“温院长,我求求你了,救救我女儿吧!”
母亲眼见女儿情况越来越危急,吓得软瘫在地上嚎啕大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