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. 李世民改史书了!

群里,李世民极力争取,为自己代言。
千古第二:
“什么叫贪父兄之功?”
“要不是李世民,大唐能建国?”
“李世民为大唐立下赫赫功勋,他当皇帝怎么了?皇帝本就是应该是他的!”
“至于说玄武门之变,那还不是因为李建成要杀李世民,李世民是被动反抗。”
“你质疑李世民改史书,完全就是诬蔑,李世民如果改了史书,那为什么不把他跟他嫂子那点事儿也改了?”
李世民此刻活力全开,他允文允武,跟陈通也学了两手,此刻嘴遁威力大增。
顿时,怼的所有人都哑口无言。
夏清颖眉头紧皱,李世民绝对改史了,但是她却没有证据!
现在的人都是用这样一个反问来质疑:
‘你说李世民改史了,那为什么不改他杀兄囚父,以及跟嫂子那点事?所以说,都是诬蔑!’
这简直就是无敌的论据,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,因为它不合逻辑啊!
朱棣看到陈通长时间的不回信息,他脸也黑了下来,觉得陈通这次的战斗力似乎不行啊!
碰上李世民这种伪君子,似乎也完全没有办法。
他一声怒喝,直接把文武百官都招来,直入主题道:
“今天,大家都说一说,李世民这个昏君,到底干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?大家给捋一捋,不要客气,要有一说二!”
文臣们一个个翻白眼。
“陛下,肆意抹黑唐太宗这等圣君,这就是您的治国之道吗?”
谏院御史,立刻就不客气的质问。
朱棣怒了,一拍龙椅道:“你们眼瞎吗?李世民改史了没看见吗?朕这是纠正不良风气!”
御史们一个个脸色鄙夷,哼道:“唐太宗李世民,虽然私德不修,但是人家治国有方,大唐盛世,万邦来贺!”
“陛下说李世民改史书了,那请问,陛下解释一下,为什么唐太宗不改杀兄霸嫂的事?”
朱棣气的真想锤死他,朕特么要是知道,还来问你们?
不知道什么是为君分忧吗?朕看你们就是存心给添堵的!
这时候,陈通很郁闷,一个问题就被问住了,你还好意思用我的号?
“夏清颖,你到底行不行啊,李世民改史,这么明显的事,你都不能给他戳破了,你还能干点啥?”
夏清颖美眸一瞪,哼道:“你行你上啊!”
“我上就我上,你下床去。”
陈通此刻,真是受够了这大小姐脾气。
没有客气,一脚就把夏清颖给踹下去病床,真是的,到底谁才是病号?你一个陪护的,竟然占着病床,好意思吗你?
“你轻点,混蛋,弄疼我了!”
夏清颖没有想到,陈通真的会踹她下床,这一下磕的不轻。
而这个时候,准备进来看儿子伤势的李素素同志,当场就斯巴达了!
她死死的捂住嘴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然后她赶紧回头,拦住了陈通的父亲,拽着他就往外走。
“我们不是来看儿子的吗?儿子都没看,怎么就要走了?”陈通的父亲一头雾水。
“看什么看?有什么好看的!回家,这臭小子,太狂野了!”
“怪不得,赖在医院不想走。”
............
陈通夺回了电脑的使用权后,终于松了一口气,然后手指如飞开始在键盘上疯狂输出。
陈通:
“很多李世民的粉,都这样为李世民辩护!”
“说李世民如果改史书了,为什么不改掉,他跟嫂子那点事儿。”
“我只能说,太幼稚了!”
“就这,还想不通,还好意思杠?”
朱棣看到陈通恢复了,眼睛都亮了。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“赶紧喷他。“
人妻之友:
“李世民这段我不太清楚,但是,该详细说的地方,千万别给我省掉,我不缺那点流量!”
“你懂得,斜眼笑.JPG”
虽远必诛:
“坐等吃瓜,我觉得李世民一直都很飘,需要给他落落地!怼就完事了。”
幻海之心:
“小哥哥,帮我报仇!怼他。”
李世民脸黑的不行,他现在似乎成了全群公敌,还有这个幻海之心,我又没怼过你,你哪来的这么大仇恨值?
他不相信,陈通能找出合理的反驳理由,毕竟他可是从朱棣口中得知,在后世,他名声简直好的一塌糊涂!
千古第二:
“陈通,你再怎么狡辩,也不可能无中生有!”
“李世民连他跟他嫂子那点事儿,都可以对人言,还有什么不能对人言的?说他改史,贪父兄之功,简直荒谬!”
陈通眼中漏出一抹不屑,手指在键盘上打字如飞,夏清颖此刻异常紧张,她就是非常好奇,陈通怎么能解释这个事?
陈通:
“首先,你们要清楚一件事,就是古人的价值观,跟现代的价值观不同!”
“在古代,是以家为单位来看待一个人的,比如李世民,他就被叫做李渊之子,或者干脆就是,陇西李氏,李世民!”
“在古人的价值观中,功劳不是属于个人,而是属于家族。”
“一个家族,他们往往会把所有人的功劳,堆到一个人身上,会让这个人瞬间飞黄腾达,达到顶峰,然后再让他回来提携其他人。”
“所以,在古代,功劳是可以转嫁给家族内部成员的,这是司空见惯的事。”
“而李世民贪父兄之功,在古代人看来,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
“来来去去就是李家自己的事,至于是李渊的功劳,还是李世民的功劳,都属于陇西李氏!又不会变成崔氏的。”
“并且,古人也会把这种行为看作是美德,这是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的表现!”
“那些世家门阀,是脑残了,才会去用这个来攻击李世民,这不是攻击李世民,这是在给李世民在扬名。”
“但另一件事,是李世民无论如何也改不了,那就是他杀兄囚父,欺辱嫂子!”
“这种事在古代,那就是大逆不道,悖逆人伦,这才是攻击李世民最好的角度。”
“所以当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后,当天就被世家这些吃瓜群众,给顶到了大唐热搜榜第一!并且常年霸榜。”
“后来,李世民又霸占了嫂子和弟妹,给这场丑闻又石锤了更劲爆的消息。”
“这种花边新闻,在古代传播的速度,那是无法想象的,大唐百姓,就指着这点娱乐新闻过活了,毕竟是皇家秘事,谁不想听上一耳朵?”
“茶余饭后,睡觉之前,不得回味一下。”
“李世民想改这种事,那就要堵住天下悠悠之口!”
“而后人,谁愿意纵容这种家族丑事,谁想让自己的老婆,被弟弟给那啥?所以,李世民这是犯了众怒!”
“他不是不想改,他是改不了!这是底线问题。”
此刻,朱棣哈哈大笑,他也总算反应过来了:神特么的李世民不想改,是他根本就改不了!大唐的世家文臣能放过他?
怪不得,大唐的各种皇宫秘事,都能流传下来!
这都是人的好奇心在作祟啊,这种事儿能堵住谁的嘴?
不知道,这种绯闻那是流传最快的吗!
朱棣起身,一巴掌抽在谏臣的脑袋上,怒道:“就你这种蠢货,怼个人都不会,你说你们还能干点啥?”
群里顿时就热闹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