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.帝辛:姜子牙,我骂不死你!

聊天群里。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“我了个去,真相了!”
李世民嘴角狂抽。
千古李二:“原来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后面应该再加上两句,叫做: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!”
人妻之友:“就说嘛!在上古年代,人都吃不饱,哪里还能顾得了礼义!”
“要知道:仓廪足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!”
“想当年,我可是一碗肉羹,就把快饿死的天子就挟制了,他吃的那叫一个香!”
“天子权柄,在他眼里,还不如一碗肉羹,这买卖划算。”
聊天群里的皇帝,都表示了对夜不闭户的批判和震惊。
此刻殷商子民,一个个再也没有了眼中的羡慕,甚至都露出了鄙夷之色,原来西岐人是靠吹的,我们就是不会吹牛逼而已!
姜子牙一时间被怼懵逼了,他从来没有想过,有人会这样拆穿他的谎言!
而帝辛,却要乘胜追击。
“姜子牙,你们统领一方,不想着为民谋利,却只想着愚弄百姓。”
“自己没有治世之能,却还要包装一下,换个角度,把穷也说成了自己的功绩,简直可笑,可耻!”
帝辛的话,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其他诸侯的士兵们都骚动了,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心中圣贤的形象。
他们看着姜子牙,等待着解释,他们不敢相信,有着贤德之名的姜子牙,姬发,会是这样的无耻小人!
姜子牙脸色发青,他现在脑袋都是嗡嗡作响,本想打击帝辛的军心。没有想到却被帝辛反戈一击,动摇了他们的军心。
姜子牙哼道:“简直一派胡言!”
“武王贤德之名,传遍诸侯,我姜子牙的名声,也人人皆知,难道我姜子牙会骗你们吗?我以我的为人担保。”
“武王治理的西岐,绝对不是帝辛说的那样!”
周围的士兵听到姜子牙以自己担保,顿时连连点头。
“对,姜子牙怎么会骗人呢?武王怎么会骗人呢?”
姜子牙和武王的贤德之名,已经传遍天下,而帝辛残暴的名声,也被诸侯贵族传遍了天下!他们当然要相信姜子牙说的。
曹操看到这里的时候,脸异常的黑,他最恨那些名声好的人,名声好,干啥事儿都是对的吗?
就可以随意给别人担保?
而微子则是癫狂的讥笑:“帝辛,你还想败坏姜子牙和武王的名声,简直想多了!”
聊天群里的皇帝们,都急着的直搓手。
他们也想帮忙,但是此刻陈通不在啊,喷人的事,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专长。
也不知道这个混蛋到底死哪儿去,这么长时间都不上线。
他们是不知道,此刻的陈通和教授们被困在曹操的大墓里,这里就是考古专家的死地啊,以前百试百灵的摸金秘术,统统无效。
非但无效,而且还不停的中招!
此刻的帝辛,则是嘴角一勾,冷冷的看了一眼微子,哼道:“那就让你看看,我怎么让姜子牙身败名裂!”
如果说以前没有跟陈通交流过,没有窥屏那么久,帝辛还真拿姜子牙没有办法,因为在古代,名声是个好东西,可以一白遮百丑!
但,帝辛被陈通扎心这么多次,已经学会了,陈通攻击人的角度,因为姜子牙有一个致命的把柄攥在他的手里!
帝辛对着得意的姜子牙,讥讽道:
“姜子牙,你自己都是一个背叛家国,忘恩负义,卑鄙无耻的小人,你还有什么资格,给姬发小儿担保?”
这一刻,所有人都惊呆了,帝辛竟然骂姜子牙是卖国贼!
姜子牙的贤德之名,可是人尽皆知,怎么会卖国呢?
姜子牙气的脸色铁青,指着帝辛怒骂道:“你血口喷人!我姜子牙形势光明磊落,怎么会出卖家国!”
帝辛冷笑不已,大骂道:
“好一个光明磊落!”
“你姜子牙吃殷商的粮,喝殷商的水长大,一身所学,都是从殷商而来!”
“而你呢?”
“不为殷商出力,转投敌国!”
“你不但投靠了敌人,你还抹黑殷商,不仅抹黑了,你竟然还带兵,来灭自己的母国!”
“这就是你所谓的贤德?”
“还敢说,你不是小人吗?”
“还敢说,你不是卖国贼吗?”
帝辛字字如刀,直击要害。
这一刻,两军阵前,所有人被这话震的三观崩碎!
是啊,姜子牙原本可是殷商之民,带着周人来剿灭母国,这不就是叛国吗?
没有殷商的粮,没有殷商的水,他能长这么大吗?
没有殷商的知识,他能封侯成相,高官厚禄吗?
“无耻,小人,卖国贼,白眼狼!”殷商百姓们炸了,他们这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怒吼,恨不得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姜子牙。
聊天群内,沸腾了。
人妻之友:
“牛逼!又真相了!”
“我就说嘛,凭什么我曹操吃着大汉的米,灭了大汉的国,就被那些文人,骂成是曹贼!”
“姜子牙比我更过分,他却得了个好名声!”
“这些人都是双标狗!”
“我曹阿瞒不服!我要求恢复我的名誉!”
.........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
“我感觉历史都要颠覆了,可是我无法反驳。”
“谁要是吃着我大明的米,要投靠外人,灭我大明,我诛他十族!”
大秦真龙:
“姜子牙,河内郡汲县人,母国正是殷商,别的不说了,大家都懂的!”
..............
姜子牙被怼得脸色发紫,浑身都在发颤,他何曾被人如此贬低过?
就是武王也对他客客气气的称呼一声,尚父!
“帝辛!是你残暴无德,我才不忍苍生受苦,投靠武王的!”
“你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却来污蔑我!”
“如果你能善待子民,我能离开吗?我能带兵来讨伐不仁吗?”
“只有武王才能让万民安居乐业,武王仁义,万民归心,我投武王,正是上顺天意,下顺民心!是为苍生谋福祉,这才是大仁大义!”
姜子牙怒指帝辛,大骂,痛斥他残暴无德,不修仁政,残害诸侯。
此刻,曹操大呼一声,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!咋就没人夸我呢?我曹阿瞒也是为了苍生!
帝辛哈哈大笑,如同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看着姜子牙,要是没有陈通的熏陶,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喷姜子牙,可是现在....
“姜子牙,咱先不论我帝辛残暴不残暴,就算我帝辛残暴无德,就算殷商在不行,也不是你叛国的理由!”
“你难道不应该,跟着这些殷商子民一起,匡扶社稷,砥砺前行吗?”
“可你呢?”
“带着敌人,毁家灭国!要让我们殷商亡族灭种!”
“你比微子更无耻!更可恨!”
“最无耻的就是,你还把自己说的大仁大义!”
“知道什么是忠君爱国吗?你还配跟我谈礼义廉耻!”
“你还能要点脸吗?”
帝辛的话音一落,当时,所有的士兵都炸了,他们感觉脑袋嗡嗡的,我的个妈呀!真相真可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