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. 来啊,互相伤害!

曹操此刻真是痛心疾首,这首诗,太扎心了!
朱棣曾经给他们解释过这首诗,这是帝王最为心酸的一首诗。
是武则天的儿子,写给武则天的,讽刺武则天,为了登上至尊的皇位,不惜害死自己的亲儿子!
这是皇室父子相残,最为惨痛的写照。
而曹操却感到了却切肤之痛。
他最宠爱的儿子曹冲死了,那个比曹植更为聪明,有着‘曹冲称象’典故流传的神童。
就是因为曹操有意立曹冲为他的继承人,曹冲就莫名其妙的病死了!
而且,是在他在皇帝聊天群内,知道了有人要害曹冲,他还为此加强了防备,告诫了曹丕他们。
可结果是,曹冲竟然死的更早,更惨!
这件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,可他不敢查,不敢问,就是因为他怕得到的结果,让他更加的心痛。
难道,他知道了以后,还要把另一个儿子也给杀了吗?
他只能颜面大哭,这人间悲剧,谁能惨过帝王家!
…………
而此刻的李世民,看到这首诗的时候,他不甘的怒吼:
“为什么,明明是我,为大唐,立下了不朽的功绩!”
“明明是我南征北战,才有了大唐的建国之功!”
“可是,父皇为什么不把皇位传给我,这不是逼我吗?”
“我也想父慈子孝,我也想兄友弟恭!父皇,为什么你要如此的偏心!”
太监宫女的吓得瑟瑟发抖,陛下不是下旨,在皇宫内禁止谈论这件事吗?他自己怎么如此失态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而汉武帝刘彻,也是心里发凉。
虽然他现在还年富力强,但是,根据曹操他们所言,他在晚年亲手杀死了他的太子一族!
就是因为他怀疑太子,要篡位,用巫蛊之术害他,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太子留。
听到这首诗的时候,只有无尽的心痛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是而最惨的就是武则天。
因为这首诗,是他亲儿子写给她的,直到此刻,她已登临皇位,可是他的四个儿子,却全部死了。
真是,四摘抱蔓归!
“为什么,女人就不能当这人间至尊?”
“为什么,一定要恢复李唐江山?”
“为什么你们不能放下偏见,放下规矩,等我传位给你们?”
她越想越难受,越想越心酸,这首诗一个字一个字,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入她的心里,武则天当时一口血就喷了出来!
顿时,皇宫大乱。
................
此刻,聊天群里炸了。
人妻之友:
“这陈通,嘴太毒了,禁言,举报!”
“我总算知道,这个混蛋为什么会被举报了?为什么会被叫喷子呢?为什么会被称作杠精了!”
“幸好没在我这儿,要不然我真想宰了他!”
虽远必诛:“+1”
千古李二:“+1”
..........
陈通没想到的是,他就感慨了一下帝辛,发了一首诗,会造成如此大的范围性伤害!
除了朱棣以外,简直对于其他人都是毁灭性的打击!
陈通正想嘲笑一下这些人,心里接受能力太弱,怎么一个个都急成了这样,可是下一秒他也炸了!
因为他消息发不出去,出现了一条系统提示:
“你已被管理员,幻海之星,禁言一个月!”
“我艹,权限狗!”陈通大骂。
太没有素质了!
这些人怼不过人,就知道使用权限。
陈通直接关闭了电脑,他怕他控制不住情绪,把刚买的电脑给砸了。
刚好夏教授说这个月,他们要在一座大墓里抢救文物,据说那座大墓疑似曹操的,让他跟着一起去见识见识,熟悉一下考古学的一些基础知识。
............
而此刻的帝辛,看到了这首诗,他更加的痛苦、
他窥屏的时候,知道了这首诗,而他将要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形,瓜熟子离离,一摘使瓜好,再摘使瓜稀!
他如同一个受伤的老虎,在原始的丛林中疯狂的嘶吼。
“辛,你怎么了?你不要吓妲己!”
妲己飞奔而来,揽住了帝辛,想给他一些温暖,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男人,天地间最为尊贵的强大的人,如此的失态,如此的痛苦!
就算被大军包围,就算在原始丛林中失去了方向,就算被毒蛇咬中,她也没有见过帝辛,如此绝望,如此悲伤!
妲己心疼的眼泪就溜了下来。
帝辛的眼睛血红一片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咬牙切齿的怒吼道:“回朝歌!”
他不顾恶来等人的反对,留下了精锐镇守当地,只带回了老弱病残,押运着奴隶和粮食,班师回朝!
皇帝聊天群一片静默,从这一天开始,没有人在说话,他们只是关注着聊天群,看着帝辛的图像,期待他的上线。
陈通也跟夏教授学习考古基础知识,日子过得很快。
终于,一个月后。
焦急等待的聊天群内,帝辛上线了!
不但上线,而起直接开启了直播。
此刻。
殷商,牧野之战已经打完,帝辛就沿着历史的轨迹,退守朝歌!
相对于后世的巍峨宫殿,帝辛的王宫,显得古朴苍凉,但放在那个时代,却是无比的雄壮。
李世民,曹操,朱棣,武则天,汉武帝刘彻,全都紧张的看着直播视频,一言不发。
而此刻,人皇帝辛坐在王座之上,下方站立着两个他的两个儿子。
帝辛此刻如同在油锅挣扎一样,目光极度复杂,最终还是忍不住提醒道:
“子郊,子洪。”
“周人带领诸侯谋反,牧野一战中,我带回来的奴隶,全部临阵倒戈!殷商存亡,生死一线!”
“我知道,你们对我册封武庚为太子不满,但我希望你们记住,你们是殷商的王子,你们是我帝辛的儿子!”
“我在南方打下了大大的疆土,以后就算你们不能为帝,也可以成为一方诸侯!”
“武庚在替我们镇守东夷,朝歌就只有我们可以相互信任!”
“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!”
帝辛看向两个儿子充满孺慕之情,殷殷期盼,他们能够迷途知返!
两人走后,帝辛感觉被抽空了力气,瘫软在了王座上。
聊天群中。
人妻之友:“前辈,您为什不说的直接一点?”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“对啊,如果你告诉他们,你知道了他们准备谋反,投靠外地,他们也许会投鼠忌器的!”
帝辛目光痛苦,但坚定无比寒声道:
“我是他们的父亲,这才提醒了他们!可如果他们还知错不改,如果我控制了他们,放过了他们,怎么对得起殷商子民?”
“怎么对得起历代先祖?”
“怎么能为万民立法?”
而此刻,子郊,子洪,却来到了微子的住处,他们脸色异常难看。
“父亲似乎已经怀疑我们了!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