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.痛哉,我上古人皇!

曹操此刻,郁闷的捶胸顿足。
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,太扎心了,让他想起了赤壁之战,那些给他出骚主意,把船连在一起的人。
人妻之友:“可悲可叹,纣王就这样被绝地翻盘。”
武则天,刘彻,李世民,此刻都是同样的心情,因为君王最反感的就是被人背叛,这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事。
而陈通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无比的错愕。
陈通:
“你们以为纣王就这样完了不,那你就太小看纣王了!”
“当奴隶哗变之时,他波澜不惊,直接反手为周武王和姜子牙设下一计,把奴隶全丢掉,送给了周武王。”
“而他则带领着最忠于自己的殷商子民,退守朝歌,静静的等着,周武王和姜子牙自取灭亡!”
什么?
看到这里的时候,朱棣当时就懵逼了。
这不是应该奴隶全部造反,投奔武王,然后纣王被一波带走,怎么听这个意思,怎么会为纣王,像是纣王故意而为呢?
曹操也是一脸的不解,但是以他的军事素养,他感觉这里有问题。
而李世民此刻心里紧张不已,他总感觉,似乎要吃一个大瓜了。
陈通笑了,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收拾在键盘上打得,咔咔作响。
陈通:
“之前不是说过,纣王是吃的太饱太快噎死了!”
“而此刻,纣王就想噎死周武王,他把这些无法控制的奴隶,当成累赘反手就扔给了周武王,不但可以防止奴隶再次哗变,让他腹背受敌。”
“看似是给周武王嘴里塞了一块大肉,让周武王兵力大涨,其实,却是要加速消耗周武王的粮草!”
“而朝歌,是殷商王朝经营了数百年的战争堡垒,在当时,堪称第一战争要塞。没有一两个月围城,是不可能攻下来的。”
“最重要的是,朝歌城内,有纣王刚从东南运回的粮草,人家有粮,心中不慌,最不怕跟周武王耗着。”
“而明明看似得到好处的周武王,在得到大批奴隶之后,粮草很快就跟不上了!”
“纣王只需要站在高墙之上,死守城门,好吃好喝,然后等着对方粮草用尽,就能以逸待劳,反手覆灭周武王!”
“攻守之势,强弱之态,瞬间颠倒!”
“可想而知,当反应过来的姜子牙和周武王有多么的绝望。”
.............
这一刻,聊天群里一片死寂。
他们想过很多钟猜测,想过纣王,当时肯定是痛心疾首,肯定是懊悔不已!
却没想到,纣王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直接漂亮的一手攻防转换,就把周武王险于死地。
粮草充足,高墙壁垒,将士忠诚,这样的攻城战,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拿下的。
李世民惊呆了,倒吸一口冷气,吐出了四个字,兵者诡道!
而曹操则是双眼暴睁,这一手玩的真是漂亮,他瞬间就想到了诸葛亮,周瑜,这些老阴逼。
而朱棣重重的一锤桌子,赞叹道:“战争真是门艺术啊!”
谁能想到,纣王直接就把劣势变为优势,这简直是只手翻天。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“我就想知道,当时姜子牙和周武王当时的脸色,有什么想说的话?”
人妻之友:
“还能怎么说?周武王一定想说:我都说了占卜的结果是大凶,不能来,你偏要我来,不知道我家占卜的手艺是祖传的吗?”
武则天也被祝王的军事才能说震撼,但他就更为不解。
幻海之星:
“那这么说,周武王应该久攻朝歌不下,粮草不济,然后被以逸待劳的纣王,反手剿灭才对!”
“那怎么会变成了周武王大破朝歌,纣王自焚呢?”
是啊?
这可不是神话,姜子牙拿出一个葫芦来,然后就给弄出用之不尽的粮草。
众人都死死地盯向了屏幕,这段历史太过于离奇,要知道纣王的国力可以轻松碾死周武王。
但武王伐纣,最后却成了姜子牙的成名之战,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,以碾压之姿,六十多天就灭了殷商。
陈通,吸了一口气,眼中有一些厌恶之色。
陈通:
“就在纣王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,他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集体背叛!”
“因为纣王严刑峻法打压贵族和神权,就在这个时候,微子等人联合所有的神权贵族,竟然全部造反。”
“里应外合打开了朝歌大门,让周武王大军长驱直入!”
“这也让纣王感受到了,什么叫做神通难敌命数!”
“技术再高,也顶不住队友都是卧底。“
“纣王本以为,凭借着他的军事才能,在既能守护了领土的同时,又可以反手按死,周武王和这帮造反的诸侯,一次性解决内外所有敌人。”
“可谁能想到,他分封的诸侯背叛了他,他为之奋斗的奴隶背叛了他,他的贵族背叛了他,甚至于他殷商王族都背叛了他!”
“在这一刻,他举世皆敌。”
“最后他亲眼目睹,自己最忠诚的勇士‘恶来’以身殉国。”
“于是,这位上古最后一位人皇,带着他人生最后的骄傲,还有他毕生所要追求的梦想,看着满目疮痍的国土,自焚而死!”
“一代人皇,就此陨落!”
.............
啊~~
这一刻,曹操怒吼,拔剑而起,一剑斩碎了屏风,要论谁能体会纣王的痛苦,那么在这些皇帝中,只有他才能感同身受。
文人厌弃他,士族嘲笑他,百姓不理解他。
认为他曹操就是一个大奸贼。
只有他曹操,才能感受到纣王那份,与世为敌凄凉和心痛。
曹操扬天怒吼,带着不甘和愤怒:
“痛哉,我上古人皇!”
……
朱棣此刻双目暴睁。
一代帝王,竟然被所有人背叛,真正的成了孤家寡人。
他无法理解那种心痛,但他却知道,在他最艰难的时候,是皇后,是他的妻族,坚定不移的支持他。
这才让他撑过的岁月中最难熬的靖难之役,一举称帝。
他无法想象,纣王当时有何等绝望和痛苦。
……
而此刻的刘彻,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酒杯,碎片刺入了他的手心,殷红的鲜血流淌。
但他感觉不到疼痛,他想到了他登基是何等的艰难,被太皇太后一族压迫,被王叔们的刺杀,被兄弟们暗算。
帝王的宏图霸业,又掩藏了多少的无奈与沧桑。
为了肩上的重任,为了他身后的子民,他们曾经放弃了多少?背负了多少?又含着眼泪和鲜血饮尽了多少苦酒!
“痛哉,我上古人皇!”